Board logo

標題: 时光中的电影院 [打印本頁]

作者: huzhixin    時間: 2011-3-23 12:57     標題: 时光中的电影院

时光中的电影院
        很怀念的是,在那个空旷、漆黑又潮湿的老影院里,在远处,橘黄而昏暗的一小束灯光。灯光下有方形白瓷盘,瓷盘里通常有冰糖葫芦、果丹皮,和花生瓜子。卖货的人仿佛并不需要叫卖,时不时的总有人示意他,生意不错。那时去电影院,总是爸爸的主意,妈妈是不同去的,也不觉有趣,但我总是欢喜,拉着爸爸的手,进场时怀着的,甚至算是一腔准备探险的热血了。记忆里,自从上了小学4年级,爸爸就没有再领我去过电影院了,很多年后我偶然想起,方才察觉,大概是早已过了一米二的免票身高吧。

        中学以后,学校也经常组织我们去看电影,貌似那时的票价不是3块,就是5块,妈妈对此总有意见。印象里,她边使劲揉搓着衣盆里的衣服,边斥责着学校“教着孩子乱花钱”的行为,而学校和电影院之间的“合作”关系,竟连十几岁的初中生也心中数。
        看过的电影,大部分都不记得了,但有一部,因为学校安排看了两次,所以印象特深,名字是“赤裸特工”,那段“少儿不宜”的镜头在第一次看时,被生硬的“掐断”,但在第二次时,也许是放电影的叔叔睡着了,竟被完整的播出,黑暗中有哗然声、嬉笑声、起哄声、旁边的阿平把头靠过来,说,“学校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

        高中没有去过电影院,只是在暑假的一天抽空去了阿平家,她带我体验了她的个人影院。她的屋子在别墅的二层,室内有一整面大白墙,墙的四围边是黑黑的框,墙对面吊着一个投影仪,仪下有沙发。拉上完全避光的窗帘,接通四处安放的音箱,调整好投影仪的角度,一场私人电影,就开始了。那之后,她还有邀请过我,但都被我拒绝了,我当然要拒绝,我不想爱上本不属于我的东西。

        大学时期,我很庆幸所在的城市有全国顶级的电影院,以及学生证半价的优惠政策,我把每一次看电影的票根都留着,在背后写下一些小细节,收在一个漂亮的小铁盒子里,我觉得,这更像是一本日记。
        那是我都已经要大学毕业了的一年暑假,我才想起妈妈几乎十年了都没有去过电影院了,便硬要拉着她去看一次。这时的妈妈已经没有了年轻时的雷厉风行和说一不二,她在多数的时候更愿意用充满慈爱的眼神看着我,一脸幸福的听着我对她饮食起居的叮嘱、建议,或者批评、责怪。特别是在爸爸去世后,她已经越来越像一个很乖的孩子,听我的话,坚持每天用我寄给她的泡脚机泡脚,按时服用我给她买的RH2增加抵抗力。而我的身上,也越来越有一种严厉而坚强的气息,对远在老家的亲人,总是不放心。
        带她走进如今豪华先进的电影院,她却并没有像我想象中的那么惊喜,电影故事讲的正到浓情,转头一看,妈妈在那边却已经昏昏欲睡,手边的爆米花也不见少,一时间,我却也对巨幕中的影像失去了兴趣,甚至生出了一些自责的情绪。
        后来工作了,在一个人的大城市里,周末里没有什么太好的消遣,看电影是我的老项目,每一次,从电影票到手开始,一直到影片结束,心里总是有幸福的感觉,一如十几年前的我,我想,这与电影是否精彩无关,与影院是否豪华无关,这是一种小小的,美丽的情节,从这里衍生出的幸福,以票根为形式,悄悄的记录下了人生里,稍纵即逝财富。




歡迎光臨 七7七 家庭生活論壇 (http://tarpea.org.tw/) Powered by Discuz! 7.0.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