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書畫鑒定的五大依據 如何識破“老瓶裝新酒

書畫鑒定主要是根據什麼呢?我把它歸納為五項:

書畫鑒定主要是根據什麼呢?我把它歸納為五項,一個按,首先打開一件作品,看的是寫在張上還是畫在絹子或者是綾子上的,這是要判別一個作品的材質,材質是有時代性的。東晉的紙和隋唐的紙不一樣,要是一個人說這個是王羲之的,你一看這個紙有30多公分高,其實那個時候沒有這樣的紙,近代的紙就是26公分高,到了唐代有李白的作品,我們故宮也有李白的作品,還有杜牧的詩,你看了以後會發現,那些書畫的紙是27—28公分,人家說這是李白的,你一看這個紙,就知道是不是真的,這就是材質的時代性。比如說綾子,前兩天工美拍賣時大家都瘋了,其實綾子也有時代性,一個是明末清初,還有吳昌碩的時候,這兩個階段使用綾子是時髦的,除了這兩個階段的以外就很少用了,所以它的時代特點特別的突出,材質是有時代性的。

  另外裝裱也有時代性。是明代的,還是清朝早期或者是清代中期,甚至是清代晚期的裝裱都不一樣,尤其表現在宮廷上面的。比如說乾隆和嘉慶的裝裱就和道光和慈禧時候的裝裱不一樣,民國的裝裱和清代的裝裱也有不一樣的地方。甚至裝裱也有地域性,比如說北京和蘇滬的裝裱不一樣。那麼你就要來瞭解,瞭解以後就可以運用到鑒定工作當中。

  看完了紙和絹啊,再看寫的什麼,畫的什麼,畫的圖是有時代的,寫的文字也有時代,為什麼呢?比如說這個女孩穿一個紅的夾克,我們倒退30年,這種衣服是沒有人穿的。我們在初中的時候男孩子最時髦的裝束就是警藍,穿一個塑膠鞋,那個時候就是這樣。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特點。

  文字時代是由文字而產生的時代特徵。比如說人家說是趙孟頫的畫,你一看是唐人的,你不用懂就說是假的,因為在元朝的時候元人是寫自己的詩,自己的畫上都是提自己的詩,趙孟頫尤其討厭宋人的。什麼時候文人開始畫唐人詩呢?是明代中期以後。這樣時代就有了,所以這是有時代性的。你在上面寫一個唐詩。

  還有避諱字的問題,我們看米芾的《離騷經》,再看一下經裏面有宋代皇帝的諱,一個時代的人都會避諱皇帝的名字,如果沒有避諱那麼這個時代性就出來了,沒有避諱就不對了。再一看書法的風格是明代的,你結合其他的資訊判斷就能看出了。比如說雍正時期,雍正說“我最尊孔丘”,以往沒有人避諱,但是雍正避諱了,如果需要寫“丘”字都要變“邱”。有一個老總讓我看清代初年的字,我一看說這個人是康熙年間死的,詩文裏面的字不對,這是雍正年間的人弄的,因為在雍正時候才開始這個字的避諱,不可能是康熙時死的人寫的字,因為他不會對這個字避諱,所以通過避諱字就把問題解決了。

         第三,要審查作品的個人筆墨風格和時代風格。每個人寫字,比如說我的名字我寫一個樣子,在座的每個人拿起筆來寫我的名字一個人一個樣子,你再模仿也不是說我寫了將近50年,都在寫我的字,我寫的我的名字,你上來就寫,不可能和我完全一樣,所以每個人寫字、畫畫都有自己的味道,這是他用筆、用墨、用色的特點。時代風格是由當時產生巨大影響的幾個大師所引導的時尚。

  比如說清代占主流地位的就是四王,山水是四王,畫花鳥是惲壽平,要把這幾個人的風格抓住,所有清代人畫山水除了八大、石濤在野的人以外,其他的人都受四王的影響,一直延續到齊白石的近現代。比如說陳萬兵(音),金城(音)的早年畫山水、畫花鳥,所有清代的,無論是錢衛成、民間的曆山,主要是帶色都受他影響,所以說抓時代風格,要把在一個時代裏某一個產生了重大影響的大家的風格抓住。這也能解決你碰到一個人家讓你看無款的東西,沒有款也沒有印的東西,你會怎麼樣,你根據什麼來判斷,看它是宋還是明,你要根據畫上反映出來的是否和那個時代的大家相吻合,你的鑒定工作就完成了,因為沒有款印就沒有真假。

  你畫當中有一個花鳥,是寫意的,除了明代的青藤白陽的風格,還有竹子像鄭板橋,雖然是青藤白陽也不能說是明代,因為有更晚的風格在裏面,只能說它受揚州八怪的影響。因為他們也是學清初四僧,他們學的就是明代的青藤白陽。這是傳承。

  大家可以善於縱觀,我們說寫意花鳥,比如說元代人不是用純粹的生紙,元代人用的是半生不熟,它可以發揮紙墨的效果,但是不會不好控制。還有元代人的風格,然後是陳白楊,再往後是清初四僧、八大,八大影響到了趙之謙,趙之謙又影響到吳昌壽,然後派生出齊白石,然後是李克山(音)。你把縱的線拉出來,對於你掌握一個時代的風格,某一個大家的筆墨特點,這是一個學習方面的問題,把它掌握好。否則一看中國古代書畫史,那麼多人怎麼記,根本記不住,你可以把它進行歸攏,進行排隊,誰學誰搞清楚。

  我和一個朋友開玩笑,我說玩齊白石僅僅是高小畢業,玩吳昌碩才是考上大學了,玩趙之謙就是研究生。你數往知來,要知道它是從哪里來的,一個大家是從哪里來的,要知道他往哪里去了,從哪里來是他學的誰,中國繪畫史上任何一個大家,沒有一個是自我創立風格的,沒有一個獨創。能被今天市場反復炒作,能被那麼多收藏家視為珍寶的,沒有一個是沒有傳統的,只有一個傳統才能站的住。現在的人標榜一個大師,現在大師多的氾濫了,誰是大師都很難說。要看一個人的藝術有沒有價值,首先看他對傳統的態度是什麼。

  中國的藝術尤其要講究傳統,西方的藝術也講,只不過我們當今的美術教育是一種瘸腿教育,有很多最根本的東西已經都丟失了,不是說它原來不存在,而是說我們的教育體制沒有給予學生,或者是藝術愛好者沒有足夠的資訊明白這些。我們說時代風格是容易掌握的。

        第四,說一個款是文征明的還是董其昌的,或者是王石穀、齊白石,要看這個款是不是他寫的,往往這些書家、畫家從5、6歲開蒙拿毛筆寫字,他們寫字比他畫畫的時間長,有的時候你看一個畫好象挑不出什麼大毛病,但是一看款就明白了,因為他寫了一輩子字,如果字要是問題特別大,毛病特別多,那麼畫再好也不能要。畫是好仿的,但是款是難仿的。有的造假人說我每天一早起來先寫100次齊白石的字,但是他再寫也不是真的。因為有一個問題,問題是齊白石是怎麼來的,我為什麼說數往知來,齊白石的書法從哪里來呢?他學了很多東西,你要真把他模仿的像,你要是按他的路子走,那麼其他的呢?你的一個風格就可以對付所有的假嗎?那會讓人看出來的。如果你是一個研究詩歌的人,你就事論事,你肯定不是真懂詩的人,真懂人要數往知來,要把它瞭解了,我們說數款是判斷一個作品是此非比的重要環節,所以說啟功是一個教訓。

  細節也很重要,是不是真的是。還有一個簡單的辦法就是有志於成為收藏家或者是鑒定專家的人,有一個很簡單事情,就是你把博物館的、美術館裏面被公認的真的東西,比如說你喜歡齊白石,喜歡張大千,你把所有大家公認的東西,從20、30年代有他的作品,一直到他死的作品,把所有的“白石”兩字拿出來比較,現在做的各種圖象進行文檔很方便,能看出是哪個年代的,把20年代歸類—30年代歸類,然後再看,原來20年代“白”是這麼寫的,在齊白石90多歲的時候“白”字是這麼寫的,看了以後就總結出來了。這就是我們剛才說的積累。你沒有下功夫,都是人云亦云,根本的問題是你自己動手,所以我說鑒定是可以學習的,要看願意不願意花時間和精力下功夫。在座的也有收藏家,人家就是下功夫了。我們在座的有的專門收藏齊白石這些大名頭的收藏家,好多東西可以說是寫齊白石個人研究,做近現代美術史離不開人家,你也可以下功夫,只要功夫下到了,你就是這方面的專家。

  第五項,一件作品除了作者本身的款印以外,還有別人的詩詞歌賦,還有歷代的收藏印,從唐代到現在都有皇帝的、私人的收藏印章。你要去核對,去判別。

  經過這五項很勞累的精神活動,如果沒有發現大問題,基本上這個東西就可以肯定了。往往複雜的情況是,在古畫和近現代,有的時候畫是假的,題跋是真的,有的時候題跋是假的,畫是真的,這種情況有的是造假的,或者是古代的收藏家一拆二,比如說一個真的畫,題跋也是真的,但是題跋和畫沒有在一張紙上,他就把這兩個分開,按照真畫造假畫放在真的題跋上面,然後把真畫放在假的題跋上,這樣就賺兩份錢了。我有一個朋友要買傅抱石,我說不好,他說周邊有這麼多的題跋,我說你不是要買這個畫嗎?我說這個傅抱石不真,他也是看不懂,他是被周邊的題跋迷惑了,以為是真題跋就可以保畫,當然後來也賣了。這種情況你要分別對待,如果真畫還可以,因為你花的錢是買畫的,如果畫和題跋都是假的,那就不能考慮了。這就是取決於你的興趣點是什麼,但是首先要判斷準確。說老瓶裝新酒,花了幾百萬買了一堆題傅抱石的字,中間的畫不對,這樣的事情在市場上經常可以看到。
返回列表